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极艺隆的博客

广渊交友,如读名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  

2015-06-01 21:53:26|  分类: 有关书法章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longmianshan ke《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》

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2010年1月3日

元常古淡

书法史上有些现象是颇为奇怪的,往往一种书风(体)的始创者就是这一书风(体)在历史上的最高峰,后世学者倾其毕生精力,都很难超越之。钟繇如是,王羲之如是,张旭怀素亦如是。按理说,小楷在三国尚未完全定型,属初创书体,现存真迹几无,可信书家亦仅钟繇而已。这种尚未定型的字体怎能成就一位盖世书家?但事实就是事实:在钟元常身后的诸多小楷书家中,似乎很难找到真正能与其相匹的绝代人物。钟繇的那种放意,那种古淡,那种颇有艺术美感的结构形式,令后世小楷书家尽折腰。即使被后世称为书圣的王羲之,其临钟楷,规矩多于性情,似亦难望其项背。其实,这种世不可及的品质,往往附在一个特殊的背景之下。钟繇之变数,亦在于此——由隶及楷,既存隶之古朴凝重,又见楷之灵活善变。身处由旧变新时代,旧意尚未丧失,新法未见成式的历史背景使那些运筹帷幄的大师能并兼数体之美,故其创作意境高古超远,且新,形式常常出人意料。这种由古及新,入古出新的理念及探索,多使他们“古不乖时,今不同弊”,撇除了成见与迂腐,也避免了只能令人一时畅悦的新奇。故钟繇的古淡,在于那份漫不经心的收敛之中,在于那份畅适的肃穆之中,在于那份古意盎然的新奇之中。

《荐季直表》与《贺捷表》堪为钟楷典范。

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 - longmianshan ke - 屈白斋主的书法艺术博客

白砥临《荐季直表》

 临写要求:

一、对汉碑楷书有一定的基本功,懂得什么是古意、古法。

二、用笔绵实而不死板。《荐季直表》起讫宜藏不宜显,中截运笔要缓。《贺捷表》用笔实中宜活,但不能过于跳荡,跳荡易伤雅致。

 三、结字知巧守拙,不可故作新奇,否则会失之怪诞。

 四、字与字之间应上下左右相呼应,不可以一字之完整充全局之完整。

清奇 《十三行》   

晋楷虽在民间字体中隶意尚浓,但名家作品中的楷法正一步步走向完整与成熟。晋法与唐法之不同在于,晋法立足于意,故神态多飞扬,气息仍古;唐法立足于形,强调用笔规则及结构的正,实用性大大增强。然晋楷遗存仍少,故难与晋草相匹。《洛神赋十三行》可称为晋代小楷书扛鼎之作。王献之书承乃父,但小楷的水平似不在右军之下。大王小楷较端实,正而有雅致,小王则灵动而清劲。清冯武《书法正传》引《离钩》:“字画神逸,墨彩飞动,为天下法书冠。”对照《十三行》,此评不虚。

这种飞动与钟繇的舒灵比,虽少那些虚虚实实的“把戏”,也少了那份“朴实”的古味,但其简洁的点画及其欹侧的势态,却让人觉得单纯,有出奇不意的感觉。而线条骨气峻宕,干净利落,仿佛这一点一画不可更动——这或许是晋书的品性,犹如右军行草,落笔即劲,动作不多余,但决不欠失。所以,刘熙载《艺概》以为此帖“正以明大令之风,不惟以妍妙胜也。”从《洛神赋》我们可以想见,那些伪托在小王名下的后世临作,其实与小王的气质还是相差甚远的。

临写要求:

一、熟悉魏晋书风的审美特征及书写习惯,尤其对大、小王书风的认识。

二、线条宜简洁,提按变化含于线内,线形干净而凝实,起讫及中截运笔起伏度不大。

三、字须奇正相生,不可一味正,也不可一味奇。欹侧要强调关系,不能以欹侧为欹侧。

四、字的重心要活,不能习惯地将其定某个部位,收放适度。

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 - longmianshan ke - 屈白斋主的书法艺术博客

白砥临作

南北朝抄经:率真与肃穆

 尽管东晋士大夫书法在行草书上的成就可谓已经登峰造极,但在民间,南北朝的书体似乎依旧徜徉在隶向楷的过渡及楷书阶段。所以,其时不少的抄经体隶意浓厚,当然,不乏已经完全楷化,且楷则很严的作品。用小楷抄经或许是一种习惯,因为小楷字体易于辨读。但这不等于说,抄经体都需一板一眼的平正。从南北朝各代的经书看,虽然不能说像士大夫书家那样具有典型的个人风格,但其形式也非千篇一律。从大的方面看,经书的区别可以概括为两类:一类率真,字体不拘工匀;另一类肃穆,厚重如碑刻。率真往往是不成熟的代名词。但如果把经书的率真都视为不善书者的不成熟,恐怕又难让人理喻,毕竟经生们还是有一定功底的,而且,从形式上看,这些率真有时颇具一种关系:字的开合虚实符合一定的审美原则。所以,我们只能说,经生们的率真多少还有点受字体演变的影响,有些隶意,有些楷则;或是由于水平不上不下的缘故,水平高的写成了工整,不会写的自然也不会去抄经。水平不上不下并非一定都有坏处,他们保存了不成熟者所有的率意稚朴,但朦胧中也闪现出些许的精到与对虚实关系的把握。 另一类经生无疑是高水准的。他们不仅功底深厚,并能把字写得厚重凝练。都说方笔是刻碑的衍生物,但我们却在字体中也找到了类似于刀刻的方笔痕迹,且写得很到位,让人觉得方笔在毛笔书写中也极有表现力。这说明,南北朝的经生们也有“玩弄”笔法的嗜好(摩崖刻经中的花样更多),但他们大都又有极好的把握能力,玩得不花哨,相反,那种简净肃穆的感觉倒是很重。世人皆知名家书法为后世楷模,其实,经生们的表现,虽然大多默默无闻,但对于后学,仍然有不少可取之处。

临写要求:

一、体验隶向楷过渡的用笔变化及结构变化,尤其要注意变化中的和谐自然。

二、带有隶意的横、捺脚不可过于程式化,方笔忌刻意的刀痕,动作转换要有过渡。

三、线宜实、缓、厚,字当真率中有规律,肃穆中见清灵,不可过于放纵,也不能一味板正。

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 - longmianshan ke - 屈白斋主的书法艺术博客

白砥临作

清秀无过《灵飞经》

 如果说南北朝的率真、清奇、肃穆等大多与文字演变过程中的时代因素相关联,唐人的审美则多少有某些“制度化”的意味:以法为前提条件的创作在小楷书中表现尤为突出,实用之为美成为小楷书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一个转折。自唐起始,小楷大多被诸如科举、印刷刻字等手段腐化,充当着知识普及的工具与奴隶。抄经在唐代依然盛行。很显然,经体已经成为“印刷前的印刷”符号:字的大小更趋一律,用笔有相当的规范意识及规律,字要平正,行要对齐,似乎书法的难度要体现在这千字一面上。《灵飞经》便是这千千万万唐代经书中的一种,不过,《灵飞经》之所以能在这众多的经书中受人喜爱,在其整齐一律中还透着一股清秀的气息。《灵飞经》的清,在其结字的清灵舒展;其秀,在其线形的纤媚细巧。而其停匀的字法,更令所有初见它的人爱不释手。作为实用小楷,写到这等地步实属难得。而对于小楷初学者,《灵飞经》则可作为一本极好的教科书。

 临写要求:

 一、强调提按的轻微变化,善于用笔锋。笔须精良,弹性要好。不需要过多藏锋,清爽到位即可。

 二、字在平正的基础上略走上势,有一定的收放关系。字与字之间切忌过于匀称。

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 - longmianshan ke - 屈白斋主的书法艺术博客

白砥临作

向司马光致敬

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 - longmianshan ke - 屈白斋主的书法艺术博客

白砥临古·小楷篇(上) - longmianshan ke - 屈白斋主的书法艺术博客

白砥临作

书法史上有一些文学巨匠的墨迹遗留,虽是片纸只语,但字里行间透露出非同一般的气质与格调,令后人叹为观止,如唐李白《上阳台诗》、杜牧《张好好诗》等。因为难以作为一种对时代有广泛影响的风格,所以这些作品的作者在历史上的书名也被大打折扣。北宋司马光小楷《宁州帖》也是这样一种境遇。与苏黄米蔡相比,司马光的文学声名绝不亚于他们,但他的书法却与北宋时风格格不入。《宁州帖》让人感觉不像北宋人手笔,那种率真、宁静与拙朴的气息与魏晋南北朝倒是很近。是司马光书法观念尚未进化,还是其个性过于鹤立?我们不得而知。

不过,若从技法上去推敲,《宁州帖》绝非南北朝时期那些随意而为的民间书法所能比拟。其用笔凝实,钩挑随意而到位,起讫完整,丝毫不与粗糙相类;字形大小反差虽不大,但字与字之间多呼应和谐,行意颇浓,但不多连带。东坡曾言“正书难于飘扬”,《宁州帖》可为极好的样本。

所以,《宁州帖》的古朴,应是作者的艺术个性与审美追求。艺术尊崇有深度的创造,虽然时代不领情,但作为后人,对于这样的艺术家,我们更应该对他们肃然起敬。

临写要求:

一、将此帖与北宋其他书家作比较,了解、分析各自对学古与审美之间的同与异。

二、用笔宜涩进,不得轻滑,但要灵活。按笔坚实,提笔舒缓。

三、结字无定式,随意而出,不失规矩。横势多于纵势。有拙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